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天白云

任我心飞扬

 
 
 

日志

 
 

星期六 的早上  

2013-07-28 23:40:0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我已经睡了,二姐打来电话,让我和她一起去李家山,清扫父母的院子。
           星期六上班迟,难得与二姐一起去看望隔世的父母。我想太早了二姐可能拖延时间,就起来和了点面。自以为做的烧饼好吃,给哥嫂他们顺便带上。因为忙碌的人总是习惯一举两得。凌晨四点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二姐六点打来电话催我,我立即起来。只得将发好的面提上到哥嫂那边再做。到了家门口,遇见每天晨炼的哥哥刚好出来,哥哥开门让我进去。我又催嫂子起床,嫂子安顿好让我用电饼档做。不一会儿二姐提着准备给父母的礼物以及种菜用的耙子匆匆而来。我赶紧每人化杯淡盐水,因为朋友介绍早上喝淡盐水对身体好!我俩喝了。这时东方开始发亮了。我便和二姐拿上她提来的东西另加几个热烧饼快乐出发了。到了山脚下,才知道谷物杂草有多深,盛夏的清晨露水成河、茂密的蒿草埋没幽径。我和姐姐小心翼翼地拨开东倒西歪的蒿草轻轻踩进绿茵茵的小径,已是没膝的湿。今年夏天三天两头下雨,父母院子里肯定长满了杂草,父母生前很讲究干净、整洁、早该去拔草了啊。
         高高的山岗上有父母对我们的守望。我们多么希望勤劳善良的父母能够成为神仙!如果在一起不管贫穷富裕都该心平气和地过日子,再不要像生前一样总是磕磕碰碰。因为生前他们常吵嘴,至今我们尤其是妹妹总是梦见他们还常常争吵,二姐说今天就是妹妹让她来劝父母的……我们脚踩满路的绿,眼望漫山遍野的繁茂。朝雾蒸腾,朝晖喷薄而出,我们走着、说着、不觉来到了这里最高的一个崖上面。这是一块一亩多的长方形地,父母就住在后面右侧的一角。左边是平整的麦茬地,父母住的右边果然长满了如林的蒿草野花,就连我们弟妹前年栽的两排松柏树都埋没了。轻轻踏进地里,露水立即打湿衣衫,我跟着二姐铺了张报纸在墓壁偏左方跪下,先敬土神,给他老儿家敬酒敬茶,祈求他保佑我们父母平安吉祥!然后跪在父母脚下,一边烧纸献上早餐,一边我反复念着二姐婆婆教的报父母恩的一句经,二姐嘀咕着:“爸爸妈妈,如果你们还能听到,你们要和气,不要再争吵,我们都好,不要记挂我们,爸爸已经升天了,妈妈咋都要修成神仙,因为妈妈是为我们累死的,你们已为我们受够了苦,我们无法报答……” 叮嘱着,如烟往事不觉涌上心头,看到眼前风中摇摆的孤柳,泪水不觉湿润了眼眶。但时间不容我们多想,便各自默默带上二姐拿来的手套蹲下来马不停蹄拔起蒿草来,这些草,根粗刺多不好拔,(最难拔的是一种叫百草子的,叶子两边全是锯刺,要不是带上那种手心里是皮子的手套,肯定就会割破手,这种草让我想起了鲁班造锯,木工主师就是根据这种草制造的锯呢!)好在雨下透了,拔起来还容易,我们一鼓作气,很快就拔净了一大片。留下了几株丰硕的小麦,祝愿爸妈这里五谷丰登。二姐开始种,我继续拔,腾出了蒿草笼罩的两排松柏树,露出来了二姐去年种的,而今开的正艳丽的石株子花,还发现了已熟干的香菜籽。这下就不愁菜籽不够种。这让我们喜出望外,
             任务尚未完成,时间已过八点半,我得九点上班,哪敢迟疑?正准备三步并作两步往下跑。忽然手机响了,出乎意料是主任打来的,说他先替我代班,让我中午来上。天道酬勤啊!我几乎跳了起来!说句谢谢!一下子放松了,还能多陪陪父母在天之灵。呼吸这里无比新鲜地空气,能和二姐一起说着笑着悠哉悠哉回家。我抬头看到二姐被朝晖笼罩的景象,她正弓身挥舞着耙子,脸变成了盛开的桃花,喜悦的表情使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人与自然的和谐,让我兴奋不已!            
            阳光下明亮鼓圆的露珠在草尖禾苗上面不停滚动,远远望去,到处亮晶晶水灵灵的,又想起这二分地在三年前哥哥刚刚买下来还保密着,没想到妈妈旧病突然复发,不久就离开了我们。爸爸生前对二姐说过他看到二姐家的那块地好,因为亮清又在中间,因而十年前爸爸仙逝后就谈妥安葬到这块地下面的二姐公公家地里,可是哥哥去给地钱她家老人死活分文不收。去年哥哥决定将爸爸迁上去并为父母立了碑,二姐给地里种了花和菜。哥哥为了让我们高兴在这里种菜,想去再买点,可主人不再卖了。我环顾了一会儿——这里才是会当凌绝顶的风水宝地!往地边一走,街上整齐的楼房像水洗过一样闪闪发亮,楼房在这里看上去像火柴盒垒起来一样小。伸伸臂弯弯腰,我过去换二姐种菜,二姐又拔草,这会儿我踏实了,二姐却急了,说她回去给儿媳妇做饭,自从引来儿媳妇,二姐做饭总是那么重视!我还想多陪陪父母,二姐已准备收工回家了。
          我们回头看看父母的家园,已经被我们清扫的干干净净,花开鲜艳,树长葱绿,心里有种尽了孝的充实感。再磕头告别父母,转身看到路边上一串串白色小花,那种花,摘回来风干了依然不变色不变型,像星星一样特别耀眼!别处没有,这里已经盛开了,我就开始上下采撷。看到妈妈摘过的那种臭葱花,一簇簇露着根须长在路前山坡上,快要溜下来了,二姐就将耙子挖进土里两手一抓攀上崖去挖,她要挖回去栽到院子里方便吃酸饭时炒了食用,虽然不好闻,但很好吃的,别处很少见过,我连忙阻止她少挖几株。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留在这里每次看见多亲切呢!
        途中,听见了久违的朗朗读书声,原来有一位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站在下面一块高高地埂边小树前大声读英语,万丈阳光将她辉映!她来回走动着,朝阳拉长了她的身影,只可惜没拿相机!
        下面是本县一位富人给他栽培的陵园式的坟地,一层层平坡上都栽满 了柏树。平坦而整齐,层层环绕……看着走着,不知不觉下山了。这就是我星期六一上午的充实光阴,也是我平时忙忙碌碌却总是忘不了从中找到快乐的真实写照。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